2016年8月28日

數字回環詩

三、數字回環詩。就是詩歌中一到萬(或十)幾個數字回環使用。

   
這類數位詩中,最為著名的還是卓文君的那首詩。傳說司馬相如與卓文君幾經周折,終成眷屬,回到成都。不久,漢武帝下詔來召,相如與文君依依暫別,回到京城為官。歲月如流,不覺過了五年。文君朝思暮想,盼望丈夫的家書。萬沒料到盼來的卻是寫著"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、十、百、千、萬"十三個數字的家書。文君反復看信,明白丈夫的意思。數字中無"億",表明已對她無"意"。卓文君既悲痛又憤恨,當即覆信叫來人帶回。信的內容是這樣寫的:

      
"一別之後,兩地相思,說的是三四月,卻誰知是五六年。七弦琴無心彈,八行書無可傳,九連環從中折斷。十裡長亭望眼欲穿。百般怨,千般念,萬般無奈把郎怨。

      
萬語千言道不盡,百無聊賴十憑欄。重九登高看孤雁,八月中秋月圓人不圓。七月半燒香秉燭問蒼天,六月伏天人人搖扇我心寒,五月榴花如火偏遇陣陣冷雨澆花端,四月枇杷黃,我欲對鏡心意亂,三月桃花隨流水,二月風箏線兒斷。噫!郎呀郎,巴不得下一世你為女來我為男。"

      
司馬相如對這首用數字連成的詩一連看了好幾遍,越看越感到慚愧,越覺得對不起對自己一片癡情的妻子。終於用駟馬高車,親自回鄉,把文君接往長安。

      
與之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是無名氏寫的,只是用了萬到一十三個數字:

      
柳絮飄飛,朵入雲間,一去無歸期,般情不舍。望斷天涯,魂隨魄也依,轉盼回歸,,寢無言,食厭味,倚門佇立,怎奈月雪花漫天舞,不見伊人歸,空歎息,重陽,賞菊桂,登高遠眺,形影孤單獨自泣眼看月中秋,歎,月圓人殘缺,遙對蟾宮禱佳期巧之期時,牛郎織女亦相會,便我獨飲相思淚,誰憐惜?炎炎夏至月心,心寒不覺身子溫,隻字片影無蹤跡,一片憂傷沒法醫。五端陽劃龍舟,江上遊客皆成對,思念化作江水流,欲訴衷腸無知已。轉眼月採桑節,忙裡偷閒問魚雁,可帶佳音歸?雁無語,振翅飛,魚我聲,潛水底。看,月桃紅柳綠時,春色好,我心更勞累,枉費了一片心機,莫不是,人相攜漫步路,切隨風吹?猶自瞎猜疑。忽聽喜鵲啼不住,望君,笑揮手臂,喜孜孜,欲笑淚先滴!

       
清代李調元寫過這樣一首數字詩,從一至十,再從十至一。詩韻味濃厚,即情隨性,沒有一點矯作。

        
一名大喬二小喬,三寸金蓮四寸腰,買得五六七色粉,打扮八九十分嬌。十九月亮八分圓,七個才子六個癲,五更四時雞三唱,懷抱二月一枕眠。

        
還有現代人的數字詩《勸世雜言》寫的甚好:

        
一日二三餐, 間隔四五時。 六七八分飽, 活到九十百。千萬勤勞動,坐吃億萬空。千百紈袴子,十有九八窮。七六古為稀,五四今當年。三心二用者,一事皆難成。

        
短短十二句,就從一寫到億,又從億轉回到一。妙極了。

        
還有一首《憶二十年同學聚會》也不錯:

        
一別二十載,轉眼三四零。再婚有五六,七八成發達,健在九十九?八七年六月,奔五湖四海。盼三二年後,一班再團圓。

        
有一副對聯,也採用了數位回環的方式:

       
一鄉二裡共三夫子不識四書五經六義竟敢教七八九子十分大膽
        
十室九貧,湊得八兩七錢六分五毫四厘尚且三心二意一等下流

       
據說這副對聯是《唐伯虎點秋香》中,唐伯虎應景所作。不過,從作品本身的藝術性來看,實在不過是臨時的拼湊,只是刻意的玩弄技巧而已,根本談不上什麼高深的價值,作為明代大才子的唐伯虎不可能如此不堪,當是後人的調侃戲謔之作。收錄在此,或為一笑。

       
還有一幅與之相似的對聯,比上面那幅還要好一點:

       
一鄉二裡共三夫子不識四書五經六藝竟敢教七八九子十分無恥;

       
十吏九貪藏八老婆瞎解七律六政五絕還專偷四三二雞一定有災。

沒有留言:

搜尋

標籤

總瀏覽量